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764章 不容易

作品:权宠嫡女:将后重生|作者:六月离歌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1-03-25 17:50:37|下载:权宠嫡女:将后重生TXT下载
  “逍遥?”

  李慧圆见他呆了许久,忍不住喊他。

  任逍遥晃过神来,李慧圆笑着道,“别怕,秦老师只是防患未然,你知道他是一个严谨到一丝不苟的人。”

  任逍遥机械点点头。

  “秦老师做这项研究做了一辈子,都没有出过事。

  他只是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出现差池,在送走父母后把自己的遗嘱写好,未来每一项都做了妥善安排。

  秦老师就是这样一个人,我们无需非要按部就班。”

  李慧圆的视线冲上许凡,这是一个带黑框眼镜文质彬彬的白皙青年。

  “许凡来之前也有女朋友,现在已经两年多了,秦老师也不曾说过什么。”

  “……”“哦,谢谢。”

  如果说之前的任逍遥对李慧圆还心存芥蒂,这会儿不免对她改变了一些看法。

  单说现在,她这个人心眼不坏,不会故意挑刺不会落井下石,还可以起带头作用帮助新同事。

  至于未来怎样,他却不知了。

  李慧圆这番话多少给了任逍遥一丝亮光,但这件事就像一颗炸弹,深深埋进了心底。 (www).. m/..//

  他不知什么时候炸弹会爆炸,更不敢去想象。

  这头任逍遥心情逐渐平复下来,可林娇的脸上似乎还哪里不对。

  李慧圆冲王鑫打了个眼色,王鑫犹豫了下,开口劝道:“娇娇,慧圆说得对,这并不是大事。

  人各有志,不能一棒子打死,婚姻这种事还是看缘分吧。”

  林娇瞪了他一眼,不吱声了。

  李慧圆笑笑:“好了,大家继续吃饭。”

  “……”餐厅伙食向来很好,原本可口的饭菜,因为藏了心事而变得无滋无味。

  任逍遥反而开始怀疑,自己接近龙若到底是对是错?

  会不会将来害了她?

  来了一个月,任逍遥其实也有发现。

  李慧圆今年二十七岁,单身。

  廖佟三十岁,单身。

  王鑫二十六岁,单身。

  林娇二十四岁,单身。

  五个人中只有二十七岁的许凡有女朋友。

  但是,事情又没那么简单。

  廖佟对李慧圆很暧昧,时不时夸赞她,经常为她跑前跑后,还送过花。

  王鑫应该在暗恋林娇,又没有勇气挑明,只是默默守着这份情愫。

  其他人早就看在眼里,但林娇貌似并不买账。

  原本任逍遥发现这一切,还以为就是简单的肥水不流外人田,现在才知道并不是这样。

  如果因为工作关系无法对圈外人负责,那么圈内人呢?

  都是正年轻的热血青年,若不能随心所欲谈情说爱,青春的劲头在哪儿?

  难怪,难怪,他现在完全明白了。

  这个科研部门太特殊,不得不让人们多想。

  一连两天,任逍遥的心情都被一层阴霾笼罩,说散不散。

  为了赶进度他连续吃住在科研所,一直没回家。

  上月中旬花音音来看过他一次,买了几个橘子带给他。

  这日又来了,前台小妹给任逍遥打电话,通知他客人在楼下大堂等。

  任逍遥下了楼,一眼对上花音音笑吟吟的脸。

  “表哥,我今天发工资了。”

  花音音说着从身后的沙发上提出来一个塑料袋,袋子里鼓鼓囊囊的,“喏,这是特意给你买的。”

  任逍遥有些好奇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我感觉你肯定没有,就买了。

  你自己看吧。”

  任逍遥打开袋子提手,见里面装着一罐胎菊茶,一袋牛奶麦片,一大块黑巧克力,一大包夹心小面包,一盒口香糖和半串香蕉、五六个红彤彤的大苹果。

  东西很随意,确实都是他没有的。

  “你这是来我这儿之前,把超市逛了一遍吧?”

  任逍遥眼神有些复杂。

  花音音不好意思笑笑:“表哥火眼金睛啊,我也不知该给你买些什么,就去超市逛了一圈,感觉这些东西合适,就买了。”

  “对了,你晚上要是饿了,别总吃泡面,没营养!”

  “……”二人一起穿越过来难得还能有个伴儿,任逍遥一直待花音音如晚辈,经过日益接触,亲情之感愈渐浓厚。

  好像她真的就是他表妹。

  “买这些东西花了不少钱吧?

  告诉过你多少次,工资得省着些花,你得攒钱知道吗?”

  任逍遥上辈子从不曾为生计发愁,却没想到这辈子要为生计奔波。

  因为尝试过,所以他深深知道一个成年人身上没钱的痛苦。

  “我知道,这不是第一次开工资嘛,才会买。”

  “……”无论如何花音音都是好意,任逍遥劝几句也就罢了。

  科研所内部不允许外人进入,任逍遥和花音音只能坐在大堂沙发上说话。

  “你工作的地方好气派啊。”

  花音音虽然来自现代,却从未接触过这类高科技,从外观来看科研所处处高大上,简直就是人间天堂。

  当然,能够在这里工作的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
  “我虽然也是大学毕业,可纯粹就是混日子混出来的,现在想想倒有些后悔。”

  “后悔什么?”

  “读高中时我成绩还可以,就是到了高三叛逆,懒得学了。

  大学勉强上了录取线,然后大学混完毕了业,随便找了一份刚刚吃饱的工作。”

  任逍遥面带微笑道:“既然后悔那就改,学习这件事,无论何时开始都不晚。”

  花音音略有沮丧:“可我现在也没机会了,在大周我虽然是花家寨的当家人,毕竟是女性不被重视,很多事上无法和男子平起平坐。”

  “现在来到这儿,既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毕业证,就连工作都保不准什么时候会丢,怎么从头学习?”

  任逍遥听出她的纠结,也有些担心。

  是的,没有身份证这件事确实麻烦。

  当初进饭店要求递交身份证复印件,可花音音没有,便推脱说自己的身份证丢了,已经拜托老家亲人正在办理。

  饭店着急用人,也没多想,就让她立刻上班了。

  毕竟谁都不会想到现在是文明社会,还能有人没有身份证的。

  办假证只怕要去警署喝茶,后来花音音迟迟交不上,领班隔三差五催促,她也有些着急,怕耽搁时间久了会被饭店辞退。

  唉,任逍遥微微叹口气。

  穿越前明明很兴奋,可穿越后碰到的一次次事件却让兴奋大打折扣。 (). m.//.

  生而为人,到哪里都不容易。

 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心事,层出不穷,接二连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