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765章 丑妇终须见家翁

作品:权宠嫡女:将后重生|作者:六月离歌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1-02-27 17:17:14|下载:权宠嫡女:将后重生TXT下载
  任逍遥略一思索:“我问问若儿,看看这种情况她有没有好办法。”

  花音音如实道,“这件事我不敢问同事,怕被领班知道。”

  “嗯,别人你谁也别说,等我想到办法再找你。”

  “那我把工作电话留给你。”

  “行,我也把这里的电话告诉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二人互留了工作电话,便于随时联系。

  又聊了一会儿,送走花音音后任逍遥上了电梯到达六楼,刚迈出电梯间冷不丁感觉一抹幽怨目光来袭。

  抬头,是林娇正站在自己面前。

  对于林娇的种种异样,任逍遥不是没察觉。

  有吴燕儿为榜样,绕是他神经大条也能察觉出林娇的心意,可,他并不想理会。

  任逍遥冲她点点头,简单打个招呼抬脚就走。

  绕过林娇身侧,是长长的大理石走廊,光洁白净的瓷砖一眼望不到头。

  科研所内部实在太大,除了这栋实验楼后面还要干活的工人。

  “喂!她是谁?”

  身后传来林娇幽幽的话语。

  任逍遥脚步顿了一下,本想解释花音音是他表妹,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  凭什么要向她解释?

  这种事越解释越黑,越解释越容易让人多想,任逍遥决定装作没听到,一直走到非特科室门口,刷了指纹走入室内。

  林娇等了好久没等到回应,只能眼睁睁看着这道颀长帅气的背影从面前消失。

  非特科室几位助手虽然都跟随秦老师,但其实每个人都有个人的主要负责小项目。

  支撑大项目的是数个小项目的加持,分支、汇集、再分支、再汇集,一步一步往前走,才成就了最终的成果项。

  任逍遥表现不错,秦老师将其中一项任务交给他来负责。

  实验进行几次,都取得有效科学数据,周五晚上他加班到十一点,把本该周六做的最后一次实验完成了。

  任逍遥守在电脑前,一边往报告中导入数据,顺道给自己泡了一碗面。

  之前他顺道把花音音买来的食品带回了寝室,懒得跑一趟,所以就用泡面应付一餐。

  二十多岁的年纪就是饿得快,稍微一活动立马肚子就咕咕提起抗议。

  科室内经常有人加班加点,所以方便面常备。

  等泡面的功夫任逍遥手机响了,是社交账号收到了新信息,发信人正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。

  龙若:那个,实在抱歉啊,明天我恐怕要失约了。

  任逍遥:发生了什么事?

  那边顿了下,才回道:我明天上午要去警署,十一点不知道能不能赶回来。

  任逍遥心里咯噔一下:到底怎么回事?

  龙若:我……我和某个男生打架,他报警了!任逍遥的脸色立刻黑了:你有没有受伤?

  龙若:我没事,但对方被我揍得鼻青脸肿,去医院做鉴定了。

  任逍遥:这种人活该!记着,以后再有人惹你,你告诉我,让我揍他。

  你一个小姑娘家别动手,打得手疼。

  龙若:……任逍遥:别怕,明天我陪你一起去。

  手机那头的龙若不知想哭还是想笑,这傻小子咋不按套路出牌呢?

  一般男生遇上这种事,不是应该首先惊讶她为什么会动手?

  然后再委婉提醒她暴力无法解决问题?

  任逍遥一点不套路,反而一上来就和她站在一条战壕上,并且坚定不移拥护她,认为她做得没错,龙若心里多少有些感动。

  龙若:你不问我为啥动手?

  任逍遥:没什么好问,只能说明对方欠揍。

  你明天几点过去?

  好吧,龙若也不再说下去:早上八点。

  任逍遥:那明早八点钟我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你。

  龙若迟疑了下,还是应了:好吧。

  任逍遥:别多想,早点睡,这不是什么大事。

  末了他还打出一个和月亮一起安睡的表情包,龙若也回了个笑脸:好,你也早点休息,明天见。

  任逍遥吃完泡面匆匆赶写报告,电脑上一个数据一个数据查对,直到确认全对,这才把报告打印出来。

  此时已经凌晨两点,窗外繁星夜幕,风清月皎。

  把几页报告装订成册,又最后翻阅一遍,他把报告放到秦老师的办公桌上,熄了灯锁门回了寝室。

  助手们工资一般,但各方面待遇很好:餐厅油水足,每天变化花样,还额外供应新鲜水果;寝室是单间,虽然面积不大,但无论谁学习加班或者休息,互不打扰,非常舒适。

  任逍遥简单洗漱一番,抓紧时间上床睡觉。

  一夜无梦。

  清晨七点准时起床,他换了一身运动装去餐厅吃过早饭,便赶往xx警院。

  因为时间宽裕,任逍遥没有乘坐公交车而是直接步行。

  从科研所到警院大概两站地,步行十五分钟即到。

  任逍遥算计着时间,还能提前一会儿到门口等着若儿出来,可实际上当他到达警院大门时,龙若已经站在不锈钢伸缩门一侧。

  那地方不止她一人,另外还有两名中年人,一男一女,像是夫妻。

  二人身后有一辆黑色豪车,低调又华贵。

  男的气度不凡,西装革履,女的优雅大方,知性雍容,一看就出身富贵人家。

  龙若很亲昵挽着贵妇的手,和他们说着话,笑容渐浓。

  任逍遥脚步稍微缓慢了些,三人对话从远处慢慢飘了过来。

  “若儿,你非要叫你朋友一起过去做什么?

  这点小事很快就能解决。”

  “不是我让他去,是他自己想去,估计是怕我一个人会吃亏吧。”

  “咱家虽然和警署不是一路,可凭借你的身份,警署的人也不敢轻易怎么着你。

  那个王大海你打就打了,最好不要再把你朋友牵扯进来。”

  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
  最后这句话是中年男人说的,五官和龙若有几分相似,身材高大浓眉大眼。

  “这地盘上到处都是赵家的走狗,凭你朋友的身份,很可能会吃亏。”

  “那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,告诉他别来了。”

  龙若摸出手机,找到电话号码拨了出去,然后任逍遥便感觉到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。

  “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,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……”距离学校门口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立刻传来这个年代最畅销的流行歌曲。

  龙若循着声音望去,正看见任逍遥往这边走。

  他用手按着口袋,想让声音小一些,可这首歌曲原唱嗓音嘹亮豪迈,用手捂可捂不住。

  “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,等你宛在水中央……”任逍遥这会儿双腿就像灌了铅似的,一步一步很沉重。

  这是不是叫那什么,丑媳妇终要见公婆?